星空沉思录

Posted on 2019-08-21  449 Views


星空,不是属于每一个人的吗?

——题记

“这一天,我开始仰望星空发现,心并不远,梦并不远,只要你踮起脚尖。”——摘自《仰望星空》。

旧时的幻想,幼时的回忆,全都寄托在了这一片闪耀的,广阔的星空之中。在这万里无云的夜空之中,总能冲走心中仅留的一丝杂念,每一颗星都会把灵魂从肉体中拽离,飞向属于自己的世界。

一个人的烦恼与忧愁和年龄是呈正相关的。也就是说,在这世界上多带一分钟甚至一秒钟,心灵就会被那无形的枷锁慢慢地束缚,等到那残缺的心灵已是伤痕累累时才恍悟。再也回不去了。这是一条不归路,这不能选择,也没得选择。在这世界上停留了六千多天,早已是感受得到。

往事如观流水,来者如仰高山。纷繁人间千万事,人生匆匆不过数十载。我留不住所有的岁月,岁月却留住了我。那曾为我停留的芬芳,却是我的春天。岁月无痕,叶落无痕,那是怎样的一种苍白的凝重,飞驰的犹疑。有人曾说过:“世界上唯一不变的,便是变化本身。”

人,是会变的。前一秒,在眼前,宛若春风,一丝清凉,一抹纯净掠过心头。但是后一秒,那个背影一下子就离我远去,在我的惊讶之中迷离,模糊,破碎。

我愿坐在冥灵与大椿之下,诉说我的心声,并聆听那以五百年为春,五百年为秋,亦是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的岁月。扎根于地底,伸枝于苍穹。这天的绿荫之下的我疑惑着。世界上唯一不变的究竟是什么?他们会默默地回答:“是星空。”几万年的孤寂中,他们或许也在寻找着这个答案吧!

幼年的我甚是淘气,在田野里东奔西窜,穿梭于瓜藤之际,回转于稻穗之间。不懂得什么是烦恼,什么是忧愁。因为在这个年纪,本身就不需要这些东西。其实人本身并没有这类东西,只是自己制造出来束缚自己罢了。童年,就应该在乡间,与大自然零距离接触。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在冬日的午后,趁长辈不注意,偷偷溜出门去。田间的小路虽是颠簸,虽然午后的北风依旧刺骨,虽然幼嫩的肌肤被吹得通红,有时候眼睛都无法睁开。但是,爱玩的天性依旧促使着,一定要去尝试新的事物,去追求所谓的刺激。一个人的狂飙有时还是意犹未尽,叫上几个玩伴,来场比赛,不骑得满脸通红,气喘吁吁决不罢休。这可连累了在身后追随着的老人,一边叫喊,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跑着。

小孩子内心燃烧着的火焰如同那燃烧着的青灯,是永不熄灭的。但是,每当到了晚上就会着了魔一样,呆滞在那里,心神完全放空。因为,有比鸣叫得天牛以及飞来飞去的萤火虫更加吸引人的神秘之物——星空。乡村冬日晚上的星空并不是城里那就算是晴天所看到的可怜的微弱的几点星光。那是漫天的繁星。有着五颜六色的表象,绚丽缤纷,但不至于让人眼花缭乱。偶尔会有几颗流星划过天际,闪过一道令人惊艳的痕迹,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闪耀的繁星只为了衬托出那皎洁的明月。我们那时管它叫做“月出”,因为月亮从海平面上升起,渐渐地越来越高,由红转黄,又由黄转白。第一次看见月出时,我也是年幼,正与小伙伴在海边骑车。忽地,一声惊呼从我的同伴传来,我顺着他手的方向看去,一轮通红的明月从海平面上升起那轮月亮既充满了邪异之感,又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神秘之意。我差点从飞驰的自行车上摔下去,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手表,不断地按下点亮屏幕的按键,确认时间是晚上八点。过了好一会儿,月亮越爬越高,恢复了它的本色。但是,在月光的照亮之下,满天的繁星似乎黯淡了许多。

自那次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血色”的明月与闪烁的星星了。它们不是被厚厚的云层遮盖,就是躲在山的后面再也不出来。

上了初中,我就很少回到乡下去了。住在城市之中,在高层之间,内心也增添了许多压抑之感,似乎都快要被压得喘不过气来。霓虹灯分布在城市街道的角角落落,使这都市没有了昼夜之分。抬头仰望,看见的只有被照亮的通红的天。没有月,更没有星。即便是到了楼顶,即使是白天,也被灰蒙蒙的雾所笼罩。在这沉郁的都市之中,我不断地碰壁,不断地受挫,不断地忍受失败的折磨。

偶然间听到消息,据说是要旧村改造,就是把那些老旧的,长满青苔的,白墙黑瓦的,充满乡土气息的一栋栋屋子给拆掉,建成大厦。我脑子一热,决定立马起程返回故乡,去见它的最后一面。但是,结果并不是人人都能预料的的。还没有到达,就有一阵震耳欲聋的机器声传过我的耳际,随即又是一阵房屋倒塌的声音。下车后,仅凭在思绪中存留的那一抹印象,朝着那个记忆中的方向走去。村子里的小路已经被铺上了一层碎石,步行上面,我原本受到了创伤的心灵又再一次被千万把利刃划过。一棵古树静静地躺在路边,我缓缓地走进它。这棵树经历了泥土与尘沙的洗礼,在时光的流淌中不知站立了多少的岁月。在这种时代,它已经再也经不起世间的摧残。以倒下的方式终结了自己的生命。以最沉默的方式。我已是听不见它来自内心的哀号了。当最后一片泛黄的树叶从枝头缓缓地飘落,它,永远地陷入了沉睡。它那伸向星空的梦也戛然而止。远方,在弥漫着尘埃的空气中,又一座房屋化为废墟。没了,结束了,一切都已化为了灰烬飞向了远方。我,独自一人站在这片土地之上,在这尘埃之中。这般的天,只是灰色的虚无。当最后一颗明星坠落,那属于童年的一切也变成乌有。璀璨的星空,星空下的古树,古树下的我。曾经带给我的一切都没有了。

仰天长啸:“星空,不是属于每个人的吗?”每天晚上,能够看到天上那几颗少得可怜的星便欣喜若狂。但,这还是星空吗?或许,星空只属于那个年代,而这个年代,星空早已不复存在了罢。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君掌盛无边,刹那成永恒。